返回第1179章 决裂(九)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小和尚近乎哭喊的声音做出了一瞬间的示警。

    刀光迎面而来。

    宁忌猛地举枪格挡,随后,右手放开枪柄,环抱而出。

    小和尚的身影冲撞上来,两人在极短的范围内几乎是下意识的拆招,火枪被隔在两人中间,转眼间承受了一次膝撞、一次肘砸,更为致命的匕首刀光则穿过火枪,直刺宁忌的咽喉、胸口。

    两人皆擅短刀,之前便曾有过切磋交手。变故陡至的这一刻,宁忌的右手抱出,与对方的手臂闪电般的穿插缠绕,刺向颈项的一刀被他在手肘上一压,划向了肩膀,对方刀光一撤拉开了口子、再刺,宁忌贴身迎上,缠锁对方的上半身,揽向小和尚的脖子。

    小和尚后颈才要被勾住,他脚步趋进,化作头槌猛砸过来,轰在火枪的木制枪身上,宁忌揽了个空,另一只手却已揪住对方衣襟,小和尚手中刀光由下而上,刺向宁忌一侧太阳穴,宁忌手臂挥格,随后又被带出鲜血来。

    两名少年人转眼间的贴身交手,身形腾挪间如风暴疾旋,那火枪被夹在两人之间几乎飞舞起来,随后在那刀光交错中只听轰的一声,较小的身影被甩飞出去,在地上翻滚出灰尘,之后手臂撑地站起来,宁忌也撞向道路一侧的墙壁,他的手上、身上都是鲜血,火枪在空中被小和尚最后的全力一脚踢烂了,木柄、枪管爆得满地都是。

    宁忌在空中挥了挥手,捏成拳头,冲着对面瞪大了眼睛。

    “你疯了——”

    在战场上被战友背叛,这还是他生命中第一次的经历。

    小和尚手握短匕,满眼泪水,他带着哭腔喊:“那是我师叔——”

    “什么东西,那些是坏人——”宁忌扭头张望四周,随后伸手指向一旁,“那是大……”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那是我师叔——”小和尚哭喊道。

    “那是大光明教的王、王……”宁忌对于王难陀的名字记得并不清晰,但对大光明教的基本构架勉强有所了解,这时候无数的东西在脑中乱窜,“那、那……死胖子是你的师、师父……”

    “哇啊啊啊啊啊……”深秋的日光没有太多温度,小和尚爆发了一时的凶性,此刻在街头哭泣,“那是我师叔,你打死我师叔……”

    宁忌摇了摇头,目光渐渐变得凛冽,他站在那儿想了想,随即,刀光滑出衣袖,他望定了小和尚的方向。

    在人生之中,有许多事情并不容易被接受,要想清楚需要漫长的时间,但在战场上并不是这样,哪怕是最亲近之人的生与死,都不会给人时间来慢慢消化。宁忌见多了这样的事情,这一刻已然明白,眼前的小和尚,已经是敌人了。

    他便接受了这一判断。

    而另一边,小和尚手持短刀,兀自泪流不停。

    也就在这一刻,林宗吾悲恸的吼声,从不远的地方,响了起来。。

    王难陀的死,他已然知道了。

    摆开马步,已经做出战斗姿态的宁忌微微愣了愣,他眨了眨眼睛。

    恐怖的、犹如被洪荒巨兽盯上的危机感,已经席卷而来。

    战场上大宗师之间的胜负未分,但这一刻,有许多人都先后感受到了气机的变化。

    “羽刀”钱洛宁朝着这边飚飞而来,他的口中同样带起了激烈的、急促的呼啸声。

    周围的战场上,包括宇文飞度、小黑、黑妞在内的华夏军高手们,大都露出了眼中的迷惘。

    “……怎、怎么了?”

    特殊的命令已然下达,战场上出现的,是始料未及的变故。

    ……

    早些时日,与何文谈妥,决定在江宁为对方撑一波场子的华夏军,有着自己的计划。

    按照原定的想法,旧武衙门附近首先对其余四王展开攻击的,当然是公平王本身安排的力量,随后,华夏军作为外援出手,东面的陈凡以霸刀的身份压制林宗吾,双方结清过去江湖间遗留的债务,西面与南面钱洛宁率领的华夏军小队最后入场,将黑旗立起在江宁城的上空,起一锤定音的效果。如此一来,一方面声援了何文的改革,另一方面又大大地宣扬了华夏军的名望,属于双赢之局。

    在这期间,陈凡要求的是与林宗吾的一次单打独斗的机会。他作为二十九军的实际掌权人,之所以来到这边,打算的也是堂堂正正地了却师父那一系遗留的江湖恩怨。他得方七佛倾囊相授,因此后来能够领导大军,在战场上做出成就,但十余年来,陈凡本身的洒脱豪迈,也未有太多的变化。

    有些事情,于他而言,不做也没有关系,但事到临头,随兴而行,亦是无妨。

    钱洛宁是更为正宗的霸刀成员,也是因此,对陈凡的行动,他未作太多的劝说。而随着战斗的展开,作为同样堪与林宗吾一战的高手,他未曾选择与陈凡共斗林宗吾,这是对陈凡做出的承诺。

    这一战,倘若陈凡取胜,那固然酣畅淋漓,华夏军能够在外头大肆宣传此事。而倘若陈凡败阵,按照最初的计划,华夏军也将对林宗吾展开围杀——两人的身手同属大宗师,以陈凡遇强则强的性格,即便输上一手半手,林宗吾的也绝不会好过,到时候,钱洛宁连同一众狙击手围攻上去,未来华夏军还是能够在外头大肆宣传自己的胜利。

    那个时候,顶多是由宁毅出马,安抚一下性格耿直的陈凡,例如:“你就委屈一下,对外说是自己打赢了。”相信以陈凡顾全大局的性情,未来也能够做出这样的配合。

    事实上,宁毅本人可能还是更想配合宣传的那一位,只是他这次未到现场,没有认下这件事的基本条件。

    这是极为妥善的、最初的安排。

    由于龙少侠的鲁莽出手,作战的顺序被打乱了,也是因此,当林宗吾出手之后,陈凡方才带着一众霸刀成员自大光明教与“转轮王”捍卫的东面阵地匆匆赶来,但随着陈凡与林宗吾的顺利交手,些许的差错,倒也谈不上多大的问题。

    但谁也没料到,还会有第二轮大变故的出现。

    林宗吾的圆融心境,只持续了短短片刻的时间,他人生走出的圆,被人击于半渡。

    龙傲天用火枪打死了王难陀。

    林宗吾一度认为司空南的陨落是他最大的失去。

    在过去那些年里,或许是的。然而对死者的缅怀,又怎能高过生者的骤逝呢?

    司空南死后的十余年来,王难陀跟随在林宗吾身边,战战兢兢地为他打理身边的事情、教中的俗务,但事实上,他当年号称“疯虎”,原本是个比林宗吾更加不愿理会这些事情的莽汉。当林宗吾放下教务,他执起教务,林宗吾要教导弟子,他全力支持,到得许昭南做出成绩,他才劝说林宗吾过来看上一看,但事实上,他几乎没有做过任何与林宗吾意志相悖的事情……

    林宗吾几乎要习惯这一切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个战场都能听到他的悲恸之声,林宗吾的身影从战圈之中奔突而出,这一刻,失去心境的他比之方才,更为可怕,即便是陈凡,一时间都没能拽住他,两人一前一后,朝王难陀死去的地方狂飙而来,陈凡一拳击向他的后背,他顺手格挡,踉跄之中奔行更为迅速起来。

    钱洛宁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呼啸而出。

    宁忌站在原地愣了愣,哭泣的小和尚满脸是泪,这时候声音也噎在了喉间,扭头望向视野的一侧。

    陈凡从侧面撞向狂飙的林宗吾,两人撞入一旁的房舍,漫天烟尘,下一刻,林宗吾再度冲撞出来。

    “妈的……”

    宁忌拔腿便跑。

    他这些年里遭遇的最强高手是家中的红姨,对方高超的剑道与杀人技巧估计能将林宗吾斩于剑下,但无论任何时候,红姨都不可能给他如此凶险的杀意威胁,那狂飙之中的远古魔神,竟连力大无穷的凡叔都压不住了。

    这一刻,他没有在乎任何的战斗方法,朝着远处,玩命奔逃。

    混乱的战场上,有人朝着这边,开了一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