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82章 旧梦故去 新的旅程(中)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第1182章 旧梦故去 新的旅程(中)

    混乱的烽烟若星火飘飞,夜渐渐的变深。

    城市西北端的院落,大战之后的晚餐是一场火锅宴。

    相对清水的锅中杂烩入各种各样的食物,辅以自三千里外带来的口味独特的酱料,每十余人围坐一桌, 作为胜利的犒赏,每人分得些许醪糟,再加上场地中央以各种香料佐味烤制焦黄的马肉,皆是西南传来的邪道,令人沉醉。

    城市在夜色中的鼓噪犹如怪异的背景乐,外围的岗哨换了一轮,热闹的院落里,华夏军与背嵬军的将士走来串去, 打成一片。

    待到夜色渐深, 众人之间的应酬渐渐结束,热闹散场,陈凡方才回到屋檐下的圆桌边,吃上几口正经饭菜,此时钱洛宁、小七等人也已巡场结束,黑妞、小黑、宇文飞度等人打完了架,到桌边作陪,也才能说起一些更加私人也更加机密的话题。

    “龙……这个,那什么龙少侠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为华夏军二十九军的实际主事人,陈凡如今在这天下间的地位已经颇高,许多绿林间的小事,身边人已不会轻易拿来烦他。早几日他决定以霸刀的身份对林宗吾出手, 在左修权等人看来,已经是纡尊降贵、毫无必要的举动,对于宁忌的离家出走,他有所听闻, 待到与钱洛宁等人沟通,也知道了对方化名龙傲天的行为,但这些事情,他不会跟身边的人多说,身边的人也绝不会有事没事跟他介绍“五尺y魔”龙傲天这种绿林新秀的传闻。

    也是因此,今日了解到后续,便颇有些惊奇。

    听得这个问题,钱洛宁、小七等人有些失笑,黑妞等人则是神色各异,相互望望。

    “这个事情很复杂……”钱洛宁道。

    “复杂才有意思嘛。”陈凡往嘴里扒饭,“一个好好的年轻人,离家出走不到半年,名字上了黑榜,居然还得了五尺y魔这么个外号,我是有些想不到,以宁忌这孩子的性格,怎么会呢……他离家出走的那個事情,就已经很扯淡了,听说还跟秦维文争风吃醋来着……”

    “那个于潇儿是个贱人,可惜没有找到她。”说起这事,对面的黑妞面色冰冷地开了口。。

    一旁小七道:“是往日里的一些遗留问题,小……小龙性格单纯,算是无妄之灾,他跟维文之间的问题,已经处理好了。但是严家的这个事情,闹得这么大,的确有点始料未及,早几日小黑他们带队出去调查过,到后来救下了严家的这位姑娘,我们才大致的弄清楚来龙去脉……这件事黑妞参与得多,你来跟陈帅说一下。”

    她如此说着,交由黑妞开口,将宁忌自通山县过来的几件大事一一叙述清楚。黑妞谈到后来的这番结果,众人都有些哭笑不得,当然,其余几人先前对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就已经听过了,只有陈凡一面吃饭一面听着,最后表情复杂,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严肃。

    “其实呢,具体事情,也就是这个样子……”黑妞最后做陈结,“龙……咱们的龙少侠呢,在通山县以一人之力面对整个李家的追兵,交换人质,起的是对敌的心思,他可能觉得,一句话让人焦头烂额,洋洋得意,这个我觉得吧……唉,也算情有可原。”

    陈凡夹些剩菜,扒了两口饭,筷子敲打一下碗沿,沉默了片刻。

    “情有可原……倒也可以这样说,不过那都是在明事理的人眼里,小龙他……身份特殊,在张村,是因为一个女人离家出走,到了江湖上,第一个闯出头来的名头是y魔,还带了尺寸,这在将来,怕是要闹出问题。”

    他说完这些,黑妞那边面容严肃,道:“这个事情,我们有过讨论,好在他用的是化名,对外说自己是什么‘武林盟主’龙傲天,外头因为李彦锋这些人瞎传,虽然也有怀疑他是西南过来的人,但只要真实身份不暴露,应该引不起太多的注意。咱们这边,八爷已经说了,便不做正式记录。”

    这是正事,陈凡便点了点头,停顿片刻后,方才笑道:“……武林盟主?”

    “嗯,他吹嘘自己的门派叫‘武林盟’,所以他是武林盟主。”小七忍着笑,“到了江宁之后,他跟许昭南、周商、时宝丰这三方都有作对,可能是想要扬名立万,闯出名头来,几次出手,教训一些坏蛋,留下了自己的外号……可惜没人搭理他。”

    “……武林盟的老大叫武林盟主,这笑话老宁以前说过。”

    陈凡忍不住笑出声来,其余几人便也笑成了一片,屋檐下一时间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如此笑得片刻,陈凡收敛了神情,他看看前方的几人,伸手向黑妞指了指:“秀秀……跟小龙是一块长大的吧,上次去张村,宁曦跟初一成亲的时候,宁忌被谁追杀来着?老宁说,你们的感情很好,我上次以为小姑娘只是武功高,这次看来,说话做事都很有条理啊……”

    黑妞大名靳文秀,先前与陈凡的几次见面,其实多是以红提弟子的身份,这次经历过战场的并肩厮杀,观感显然更加具体起来。他这样一说,黑妞的脸上倒是露出罕见的羞恼神色来,旁边的小黑跟宇文哈哈大笑,拍打桌面。

    事实上,陈凡说得含蓄,黑妞的年纪比初一稍小,乃是师姐妹的关系,宁曦与初一成亲前后,她偶尔会被人认为是宁忌的童养媳,这中间也有着复杂的因由。

    一旁的小七笑道:“是这样的,秀秀一开始是跟随我那红提嫂子学武,后来二姐那边看她聪明,又将她留在张村身边,学过两年管账。她文武双全,现在可是个香饽饽,将来要不然进总参,要不然留在张村秘书处,就连西瓜嫂子都馋她好久了,说要挖她去当军师。另外,我姐夫那张嘴在这些事情上也有点瞎开玩笑,严姑娘车鉴在前,陈帅您可别跟着瞎说了。”

    “嗯,有道理有道理。”陈凡笑着点头。

    几人说起这些,那边黑妞撇了撇嘴,倒是伸手拍在了桌子上:“我可没姓严的小姑娘那么娇气,不过我跟初一她们是一辈的,在张村的时候,教训小龙那也是婵儿夫人和宁先生拜托我我才做的。哪有那么多事。”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一旁小黑摆了摆手,“早年呢,宁忌那小子便热衷习武,陈帅你是知道的,他天分高,又常年在红提夫人、西瓜、咱们这些人身边长大,很快打起来就没什么紧迫感了,尤其是西南大战前后,他的武艺进展迅速,到军队里待过之后,一般的比武,就成了儿戏……”

    “这样子进展快,其实也不算好,红提夫人武艺高,但性格太温和,在小孩子面前给不了什么紧张感,我们这些年也板不下脸真把他往死里揍,但老实说,如果不出全力,这个时候他滑不溜手,还真的留不住他。包括军队里的一些战士,虽然说起来要尽量真打,但真上了手,多少都有所顾忌,这个时候……年轻一辈里头,最下得了手的,就是文秀,经常叫上一帮孩子一拥而上,把宁忌打成死狗。”

    “所以我说句公道话。”他说到这里,手指点了点桌子,“真的……有点像童养媳的感觉。”

    话音落下,那边黑妞脸一横,左手抓起一根筷子刺了过来,小黑以竹筷挡住,一旁的宇文飞度正要朝后方避开,脱离战圈,黑妞右手上的一颗蚕豆啪的扔出来,打在了他的头上。他愣了愣,叹一口气:“……这王八蛋说的坏话关我什么事。”

    黑妞叉腰:“我就是顺手!”

    “唉……”宇文飞度叹了口气,搬起凳子朝桌边靠了靠,“陈帅我跟你说,你别看黑妞现在很正常,她其实就是神经病,去年西南大战打完,小忌从战场上回来,黑妞打他,其实就不怎么抓得住他了,有一次……我记得是十月底,她偷偷摸摸地摸到茅房边,往里面扔炮仗,药量很足,像小半个手榴弹的那种,然后我就看见……”

    他说到这里,黑妞一拳打在他肩上,他忍着笑不以为意,随后又挨了第二拳、第三拳:“……然后我就看见,小忌提着裤子从茅房里窜出来……他战场上回来,警惕性高,把门都撞破了,身法那叫一个灵活……那整个茅房,里面上上下下被炸得全都是屎,周围的人吓坏了,当时……哈哈,杜杀还去看了,问清楚来龙去脉以后,愁眉苦脸的,说……这个……这个卫生可怎么搞啊,再后来说,不能用了,算了重新建一个吧……哈哈哈哈哈哈……”

    宇文飞度一时间笑得直拍大腿,旁边的小黑也笑,小七捂住嘴,拿了颗蚕豆打过去,那边陈凡叹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饭碗,哭笑不得。黑妞涨红了脸:“说了都是婵儿夫人她们拜托我的,那个……那个是为了训练他被手榴弹偷袭时候的反应!你看杜老大都没说我不能炸——”

    黑妞说到最后,自己也噗嗤笑了出来,她又狠狠打了宇文飞度两下,坐在那儿双手抱胸,过得一阵,笑道:“好吧,我承认那个时候……我也有点懵了,那个茅房……那个茅房四处都是……都是那个东西,房梁上还在往下头滴……差点掉在杜老大的头上,我当时想,这要是罚我把茅房复原,我可真的……活不下去了……噗噗……呼呼……”

    桌边几人都在笑,陈凡也憋不住笑,过了好一阵方才收拾起表情,看着面前的饭碗:“行了我算是知道了,你们这纯粹是过来折腾我的,我还没吃完呢。”

    宇文飞度举起手,表示不再说了,黑妞道:“瘸子一肚子坏水,陈帅你打死他得了。”小黑道:“我也没意见。”陈凡那边笑了笑。

    “然后,咱们的龙少侠,平时接受的到底是多险恶的训练,我也算是听懂了,他从战场上下来,又一直被文秀这边追杀了大半年,也难怪……他打死王难陀以后,被林宗吾追杀的一路,应对都很好,你们这是……光教了他武艺厮杀,没教他人情世故,不过这算是老宁的锅了,他自作自受吧。”

    他微微顿了顿:“那现在这里其实就有两件事要想一想的,第一件,严家不算坏人,严泰威带领的严家堡势力不算大,但是抗金的立场一直都很明确。严铁和带着这位严姑娘来到江宁,家中的子弟都折了,对这件事……当然可以说是李彦锋、时宝丰这两方的问题,但归根结底,小龙的一句话,功不可没……”

    “……而且,这里比较麻烦的一件事是,今天你们也看到了,那位严姑娘,对小龙这边,似乎并不单纯是恨意,她其实最关心的是小龙的安危。这件事,如果老宁在这里,会怎么算?恐怕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