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83章 旧梦故去 新的旅程(下)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第1183章 旧梦故去 新的旅程(下)

    “怎么说?”

    篝火的燃烧里,陈凡与钱洛宁低声交谈,走过或明或暗的檐下拐角。

    “很简单,过去这片天下,以乡贤治理地方, 纵然有知府、县令,但皇权不下县,在地方上,皇权跟乡贤相互制衡。对百姓而言,虽然皇权跟乡贤都有可能迫害他们,但乡贤毕竟扎根于当地, 哪怕盘剥害民,会有个底线。但如果让这个制衡消失, 通过对土地的争夺将所有的权力收归政府,那么受不到足够制衡的地方官员对百姓的盘剥,会是没有底线的。那个时候,从地主手里收回的土地,很难说是归了国家,还是归了县太爷”

    “那有没有先只收土地,暂时不全面夺权的可能呢?”

    “收土地这种事情,又不是国家要拿了土地来发卖,中饱私囊。而且,土地这种东西, 是那些地主的命脉, 权力拿不住, 各地阳奉阴违,名义上的收,也没有实质意义, 而倘若土地能收上来, 实际上就证明华夏军的权力在地方已经彻底压倒乡贤。不收权而收土地, 收了土地没收权, 这种事情根本不会有。”

    “接着说。”

    “而且按照宁先生那边的构想, 土地和权力的回收,实际上是为了对底层百姓的掌控和动员能力,有了这种掌控和动员能力,就能驱使他们去读书、去明事理,当他们读了书、懂了道理,也会实际上提升一个国家对底层百姓的动员。这些东西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是平等实现的可能道路。”

    “”

    “按照那边的说法,土地、权力,实际上也是责任。这个权力在那里,你可以把它从乡贤的手里夺过来,夺过来之后,你就必须做出承诺,你会比乡贤地主做得更好,必须在实质上有具体的方法来保障所有百姓的利益。如果没有这种具体的方法论,哪怕高喊人人平等是世上的真理,那也不如把权力还给乡贤,更加稳妥,没有方法论的人人平等,并不比乡下地主的盘剥更正义。”

    两人行走向前,钱洛宁说着从宁毅那边听来的话语,陈凡静静地听着。

    长久以来,华夏军当中由于宁毅的推动,存在各种思潮的流派。这期间,由西瓜作为支撑的民主派系对于平等的探索最为纯粹与深入,而作为苗疆一系的元老,陈凡也早就知道,长久以来,宁毅都会坦诚地跟西瓜等人讨论各种平等的实践手段。

    而在西瓜的身边,悟性最高的左右手钱洛宁对这些东西的理解也最为深刻,包括老牛头的实验当中,由于西瓜无法过去坐镇,也是派出钱洛宁作为观察员仔细看完了实践的整个过程。也是因此,他此刻谈起来的这些想法,实际上也就类似于宁毅推动这件事情的基本构想。

    “各种推演进行了很多次。”钱洛宁平静说道,“在绝大部分的情况里,派驻各地的地方官员,腐化的可能性,以及应对上头检查、甚至把检查人员拖下水的可能,都高于一个危险值,我们可以多开会,靠人自觉,或者实行酷刑但结果都算不上乐观。当然,没有实际动手之前,我们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因为在这种推演里,大家肯定会冲着最坏的结果去”

    “老宁那边有办法?”

    “现在我也说不清。”钱洛宁摇了摇头,“按照宁先生的看法,这些推演最大的问题,是距离的问题华夏军当初在小苍河,宁先生一个人,就能让它转起来,内部出事,他能第一时间反应,到了和登三县,反应比较慢,有时候会出问题,现在我们占了整个成都平原,地方宽了,很多外地传来的消息,复核比较麻烦,尤其是地方乡下的,很容易会出各种纰漏”

    “如今我们打败女真人,又有第五军、第七军的精兵强将坐镇,明面上没有人能翻得起大波澜,强推土改,虽然有风险,应该也还做得到。但如果将来放眼整个天下,从汴梁到岭南,派出一个工作组,十天半个月。查证一件事情,几个月。到他们回来,如果出问题再做第二轮查证,证据基本已经没有了。那这样一来,如果一个官员要在外地做些坏事,中枢根本反应不过来,与地方百姓有共同利益的乡贤地主,反而会是正义的。”

    “一切在于信息。”钱洛宁说道这里,摇头笑了笑,“有一次他说了这句话,后来建议我们去格物院找找答案,说有些时候新技术的出现也许能推动世界的发展。我们去看了看,有几个想法,说不太准但我们觉得,土地改革还是被定下来了,虽然放眼天下条件不够,但还是准备在西南走一走钢丝,探一探路,而且你想得到,对这件事情,西瓜肯定是最支持的”

    此时周围的夜色沉潜、星繁如炽,躁动的城池正在浮起的烽烟中煎熬。这是象征着江南又一次大动荡启幕的时刻,两人平静地交流着这些话语,又对西南的未来讨论了片刻。也是这个时候,夜色中黑暗的院墙上,面带刀疤的女子正静静地眺望远处城池间起伏的光火。

    过去江宁的痕迹,正在这焚烧的烟火中消磨殆尽,曾经走过的街头巷尾,物是人非,居住的深宅大院,也已经化为废墟,将来有一天再来,恐怕连痕迹都难以找到了。

    这是她的故乡,此时远远近近的也只有偶尔响起的呼喊与惨叫声,那是这片严苛的天地,仍旧在咀嚼世人的声音。

    这声音还将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同样的午夜,炽烈的光火,笼罩了白日里经历了厮杀的一条条街道,大光明教的庄严法事正在这些长街上延绵,诵经声、祝祷声、巫祝的舞蹈、祈神的仪式混杂成一片,在为白日里死去的副教主王难陀以及众多英勇教众,指明通天的道路。

    而距离这片街道很远很远的地方,在城市北端黑暗而宁静的角落里,才能看到一大一小的两道身影将手中的白色骨灰洒向前方河水的景象。而在这安静的气氛里,体型庞大的那道身影也正在缓缓地说着一个老旧的江湖故事,关于大光明教的过去,关于几名师姐弟起起伏伏的人生与命运,关于王难陀与司空南已然沉入黑暗之中的那段旅程。

    在小和尚的面前,那体型庞大的身影话语亦是平静而坦然,不带悲戚。

    “前几日曾与你的师叔说起关于你的事情,说你来到江宁,混出了一个名头,叫做‘四尺y魔’,他很是为你担心,为师倒觉得有趣这次南下,为师担心你性格温软,过得不够精彩,你师叔操心得倒是更加琐碎一些,他年轻时外号‘疯虎’,临到老了,婆婆妈妈,但我将你收为弟子,他也是将你作为亲子侄一般看待,对你的关心,做不得假。”

    “你须记得这些。但是呢,为你师叔报仇的事情你不要管。”

    黑暗之中,林宗吾将手中的骨灰一点点地洒出,一旁的小和尚嗓音哽咽:“师父”

    “平安呐。”林宗吾道,“你的师父和师叔,一生纵横绿林,得过许多人的敬重,但同样的,既然有朋友,也结下过许多的仇怨,这些事情,有时追根溯源,能够说问心无愧,也有一些,因果纠缠,说不清了。你的师叔,还有十余年前去世的师伯,一生之中快意恩仇,哪怕算不得英雄,也总算是枭雄一世,你师叔的死,是战阵上厮杀的结果,没有善恶,只是因果,你要懂得这些。”

    “可是他是我的师叔,对我好,那也是因果啊”

    “你师叔若听见这番话,必定欣慰。”林宗吾笑了笑,“但是平安啊,你知道,为师是这大光明教的教主,你师叔是大光明教的副教主,可这次入城,为什么为师没有带着你进来,你师叔也没有大张旗鼓地找你呢?”

    平安哽咽地擦了擦眼泪:“我还小”

    “因为为师跟你师叔,希望你能放开一些不必要的因果,能有一个,跟我们不一样的将来。”胖和尚拍了怕弟子的肩膀,“人到老来,一生因果纠缠,很多事情的来龙去脉,分不清、抛不开了,大光明教启自摩尼教,天南地北教众千万,但这中间,有好的东西,也有不好的东西,为师一生也没有将它理清过”

    “也如同与华夏军,与西南宁立恒之间的恩恩怨怨,是因当年的方腊而起,而我等与方腊的恩怨,又跟多年前的摩尼教主贺云笙有关系”

    夜空之中繁星游走,夜色下流水悠悠,这一晚,林宗吾已与小和尚说了好些过往,此时再说起当年的贺云笙,说起过去的摩尼教,也并不急迫。

    他道:“方腊永乐之乱过后,这宁毅表面上为那右相秦嗣源做事,私底下却已经在暗通刘西瓜、陈凡等匪人。方腊死后,方七佛被抓,由六扇门的捕头们押解上京,方百花、刘西瓜、陈凡等人伺机营救,我与你师叔伯已收回教权,便受京中大员所托,清理这些旧怨。而宁毅赶到,为了救下刘西瓜与陈凡,这才结下梁子他是个狠人啊,眼见方七佛拖累众人,当时便亲手剁掉了方七佛的脑袋”

    “后来,是为师复出后游历天下,遍访各路高手,也尝试寻找周侗切磋的时候,在吕梁山上才发现他当时借着右相府的力量,于边关已然有了第二轮的布局”

    “再后来,金人第一次南下,右相秦嗣源守汴梁,虽守住了,但损失惨重外人皆知,秦嗣源是权相,说一不二、刚愎自用,凡有与其为敌者,没有好下场,他在位之时,甚至连当年的蔡京、童贯、李纲都不敢捋其虎须待到当年皇帝幡然醒悟,将其罢相流放,我等应江湖上的呼声,入京锄奸,由此便有了第三轮冲突教中的许多高手,便是在当时被军队追杀,付之一炬”

    “秦嗣源死后,他入金殿弑君当时他面对满朝文武,就说了一句话”

    “一群废物。”

    “平安。”黑暗中的林宗吾背负双手,“过去你年纪不大,对华夏军有所向往,为师并不觉得是多大的事情,但对于这宁毅的事情,当年的恩怨纠葛,为师也不曾跟你多说。可听过了这些,你觉得,这宁毅,到底是好人呢,还是坏人呢?”

    黑暗中的小和尚没有说话,河边安静了片刻,林宗吾方才微微叹息。

    “这几年里,为师不担心你打听那华夏军的事情,是因为在小苍河抗金三年,他确实踏踏实实地做出了了不得的大事,待到西南之战尘埃落定,他击败宗翰与希尹,对于咱们汉人来说,也是了不得的功业。这么些年来,女真南下,天地沦亡,但凡有血性者,必得争一口气。领兵打仗,师父做过,战场上不如他,却不至于不认他。可是忆及前事,他是好人吗?”

    “倘若他是好人,当年他就不该接着右相府的权力,为反贼张目,与反贼私通。若他是好人,当年他就不该在太平盛世偷偷经营西北青木寨这样一个匪寨。若他是好人,他与右相府勾结,为了权利,党同伐异、中饱私囊,这些事情,他也都做过”

    “平安,如今西南的那一位大英雄,实际上只是一个凡事只想着自己、自私自利却也霸道无双的枭雄,皇帝挡他的路,他会一刀砍了皇帝的头,满朝大员让他不高兴,他会对着所有人,说他们是废物。可他杀死皇帝之后,他北上小苍河,以万余人独据西北数年,先是击垮西夏,然后杀娄室、堵住女真人乃至天下百万大军数年,斩杀辞不失,扬长而去。他瞧不上其他人做的事情,口出狂言,外人说他杀了周喆因此导致靖平之耻,可他确实把事情做到了。他霸气无双,这一点,为师却又不能不认”

    “那平安你来想想,当年结下的这番仇怨,到底又该怎么算呢?他击败女真人之前,为师可以说是为了天下人,诛一独夫,可是他毕竟击败了女真人那些叫着仁义道德的朝堂贤达没能做到,这样一个刚愎自用的人,他却终究做到了。倘若为师去杀了他,女真人再来时,没有人再能打败他们,那又怎么办呢?”

    林宗吾拍了拍小和尚的肩膀,沿着黑暗中的小河,负手往前,缓缓而行。

    “世上有些事情,很是复杂,宁毅是好是坏,当年的秦嗣源是好是坏,百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