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一二八章 凛冽的冬日(二)  赘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鸟语鸣啭,晴天的下午,走在农庄与小叶村之间的树林里,彭越云跟汤敏杰说起了将要成亲的事。

    “……前段时间,开大会, 成都那边,事情都很忙,所以来不及过来看你,稍微安排好之后,去提了亲,我和静梅……主席那边点头了,我们大概会在明年开春办婚礼。”

    “静梅?”汤敏杰皱起眉头看他。

    “嗨, 她也就比我大半岁。”彭越云背负双手,秋日的光芒中, 虽然已是身形挺拔、军装肃穆的战士,但此时看来倒又显出了几分青春的稚气,“我也不可能一直叫她姐吧。”

    “……都是好事。”汤敏杰也笑起来。

    时光荏苒,他当年被调往北地时,依稀还是彭越云如今的年纪,当年的彭越云、林静梅则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当时的彭越云苦大仇深、整天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同龄人中,也只有林静梅能骂他训他,倒是也想不到,两人竟然走到了一起。

    步伐前行,彭越云道:“成亲不会大办, 应该是在张村, 请长辈们坐一坐,到时候哥你过来一趟吧。我和静梅姐,特别希望你能过来。”

    汤敏杰摇了摇头:“我不方便。”

    “哪有不方便, 你救过我的命的。”

    “我是戴罪之身……”

    “哪有,就算有错也已经罚了啊,而且这是私人的事情,不论其它,你是我的学长、师兄,多论一点,我欠你一条命,我成个亲,你过来没关系的。”

    脚步踩在积陈的落叶上头,沙沙的响,彭越云的话语诚恳真挚,颇有说服力。但汤敏杰笑望着他,似乎有些赞许,随后摇了摇头,拍拍他的肩膀:“这个就不说了吧……会让人带礼物过去。”

    “你这……”

    如今二十五岁的彭越云家学渊源,成年之后经历的又是最为激烈的打磨,如今算得上身居高位,说起事情来既有说服力又有威严、杀气。他的成亲宴说起来不会大办,却象征着华夏军宁氏主脉与西军一系的结合,汤敏杰救过他的性命,即便老师那边不肯原谅他, 或者将来不肯重用他,得了西军众人的照拂, 也足够支撑起他将来的一片天地了。

    这是彭越云的想象与设计,无论如何,拉着他到众长辈面前转上一圈。他原想对方即便拒绝,也该找点理由,思考了各种说法,谁知汤敏杰只是这般简单地挡了回来,他的气势与威严,也没能起到分毫作用。

    微微叹一口气,他只好小跑着跟随上去。

    “知道了、知道了,不去就不去吧。”他选择妥协,“那这样,找个时间,我陪你相个亲,怎么样?”

    “……啊?”

    “是这样,我家呢,有个堂妹,跟我一样西北那边过来的,家学渊源,不光会琴棋书画,还会舞刀弄枪,今年十七,长得也挺不错,家里人就说,我如果有空,帮忙找個对象,要好的。这是……我那边最拿得出手的了,我觉得配得上你,那你找个时间,我带着你们两个看一看。”

    汤敏杰笑起来:“那我觉得伱这个哥哥当得实在不靠谱,小彭你怎么这样了,当年你看起来很严肃,这次怎么这么不着调……”

    “也不是啊。”彭越云面色平静自然,“她不错的,跟我说要找个华夏军的大英雄,我说这些大英雄未必会是好丈夫,她说没关系,她会包容,一定做好贤内助……你知道,咱们西北过来的,心里带着恨,她不是那种俗气的女人。所以我觉得,你们能行。”

    “……我心里恨,你知道吗?”仿佛有细微的声响从林子的深处传来,汤敏杰揉了揉额头。

    “……所以你打算把她介绍给一个拖粪的老男人。这人还带了一身伤病。”

    “你这都是有理由的啊……”

    “怎么告诉她?”

    “呃,我点一下她,我点一下她就懂了啊……哥……”

    “别叫我哥,没你这么不靠谱的弟弟……”

    彭越云一面说话一面伸手过来点了几下,汤敏杰笑着挥了一拳:“亏得你这样也被老师安排去搞情报了,还点一下……算了,别提那些不靠谱的,最近外头的事情怎么样了,有什么能说的吗?邹旭如何了?”

    “刘光世军队大举过河,中原方面,邹旭收缩主力战线到汴梁,安排了几支疑兵在外围骚扰刘光世的联军。这个在我们看来,有点诱敌深入、请君入瓮的意思,也有人说,他可能想要集中精锐兵力到汴梁打决战,拉长刘光世的战线,然后一次解决,弄出个护步达岗来……”

    说到外部的事情,彭越云口若悬河起来:“另外,何文的江宁大会破产,公平党五系在江南全面内讧,可能吴启梅、铁彦这帮人又可以多活几天……现在局势不太明朗的是东南的情况,福建小朝廷想要抓舆论,搞尊王攘夷,这一方面是要集权,与儒家争权,一方面做海运,跟商人夺利,虽然岳飞、韩世忠的几支军队都塞在那一片地方,兵强马壮好像是有声有色,跳梁小丑不敢动弹,但我们觉得,或许迟早,还要出点问题……”

    “这些东西都算不上机密。”彭越云笑道,“不过最近我这边操心的主要也不是外头的事情了,大会过后,咱们这边最大的事是要土地改革,老实说,工作压力很大,能用的人手不够,所以我被调过来了,刀口向内。哦,土地改革的事情,这边应该也传过来了吧?”

    “村子里的动静不是非常清楚,我每天上午回来,晚上又去文普那边了,县城里倒是听到一些风声,大户有点人心惶惶。”说到土地改革,汤敏杰皱起了眉头,“真的做好准备了?”

    “老师已经下了决心,下半年,差不多你回来的那段时间,第七军做了整风,大会期间,第七军跟第五军换防了六千多人,这是武力上的保障。然后对公平党那边,杀富人、灭人满门的情况,大小报纸一直有渲染,然后主要是依靠竹记那边三天一次的读报日,往底层渗透……对了,小叶村这边三天一轮的读报,应该是一直在做吧?是老兵传达还是竹记派人?”

    “这边应该是竹记,在路上遇见过过来的人,不过……看起来很累。”汤敏杰道。

    华夏军中,竹记的商贩巡回模式一直是底层接触华夏军的基本渠道。从华夏军跃出凉山开始,最初的兵力并不能完成对底层的接管,便是以竹记贩卖生活用品的小车为基础,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地流动巡视地方,这期间,小车往往配一名说书人,召集群众,在听书之余,宣扬华夏军的政策,有时候搭配大夫看病,有时候也搭配巡回法庭或是执行士兵,在巡回当中,对民众提出的告诉做出处理。

    时至今日,华夏军对整个地盘的管理已经完全接管了各个大型城镇,对于诸多乡村,则尽可能地安排退伍老兵进行下沉,将治安以及恶性犯罪的治权首先拿过来,而竹记的商贩依旧巡回,说书模式则在报纸流行后演化为读报制度,在讲述一定的小说故事当中,向村民介绍外界发生的事情或是华夏军要推行的政策。

    “……还是人手不够。”彭越云道,“拿下成都平原,又打出去之后,大城十九、县城破百,辖下村落,上次统计,是三万七千二百六十八个,但咱们华夏军呢,军队和官员加起来,不过十万人,把所有人平均摊下去,一个村子占不到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