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章 噩耗  成周策之兵甲龙痕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按他一开始的想法,就应该趁机机会去江湖上闯荡一番,一来开开眼界,增强武功。二来也是避免过快的与原主的一众亲人见面,免得露馅或者尴尬。但这姬王爷突然一死,原主最后遗留的感情一股脑爆发,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让他无论如何也不忍心弃镇南王府一切不顾,潇洒的一走了之。

    姬宜臼苦笑一声,罢了,既然得了你的身体,也该为你偿还一些因果。再说,以这具身体的身份,穿越之初的开局也算不错,比起一般的草根已经是高不可攀了,就这么丢掉了也怪可惜的。

    姬宜臼总算说服自己正式继承原主的一切,从此以后白玉蟾和姬宜臼就是一个人了。随着念头通达,那股一直若有若无的别扭感瞬间消散,这具身体和精神也变得协调无比,连脑袋都清明了不少,体内生之卷也运行的越发流畅。

    姬宜臼暗自点头,果然不失者不得,想得到些什么,首先得付出。只有完全认同这具身体的一切,才能真正从心底深处接纳它,使双方无有隔阂。若用了这具身体,却不想承担相应的责任,那说明根本就没有从心里认同新的身份,潜意识中也不会和这具身体毫无阻碍的浑然一体。

    姬宜臼念头通达之后,原主遗留的感情和他不分彼此,虽然使他多了些起牵绊与纠葛,却也不会动不动不受控制的影响到他。此刻虽然心情有些悲痛沉重,但好歹也能控制情绪,不致太过外露。

    天色放亮之后,姬宜臼下的床来,穿上衣服,屋外候着的一个丫鬟听到动静,赶紧推门进来,伺候他洗漱饮食。

    这是沐芷瑶得知他身份后,特地安排的,毕竟是大家公子,双方有关系匪浅,不能怠慢。

    过了一会,沐芷瑶来到房中,见姬宜臼脸色不太好,双眼宛如一汪深潭,透着一种冷漠与深沉,不禁有些叹息,道:“逝者已矣,世子还要节哀顺变,不管是王府的基业,还是王妃等人,都离不开世子。你若不能振作,只怕王爷九泉之下也难以安心。”

    姬宜臼声音低沉的道:“你不必担心我。姬家的男儿没那么容易被打垮。咱们现在到了何处?”

    沐芷瑶道:“已经进入了沧州的地界,再有五六天便可下船上岸,然后用不了两天便可到达广平郡。”

    姬宜臼皱眉道:“还要这么久么?”

    沐芷瑶为难道;“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姬宜臼思忖片刻,道:“如此,还请沐姑娘帮我送封信给岸上的郡尉,让他以最快的速度送去王府,以免我娘他们不知我在何处,更加担心。”

    沐芷瑶道:“此乃小事一桩,你写好了,我马上命人送给郡尉。”

    当下沐芷瑶让人拿来笔墨纸砚,姬宜臼当场提笔写好一封信,大意是向王府报平安,以免王妃等人以为他也遇害,一时想不开。

    此后,姬宜臼喝了一碗汤药,心中在沉重之余,也不得不思考王府未来的路。

    他父亲姬都天资盖世,当代少有,不过四十余岁便修成元神,成为天下有数的天人境炼虚高手,在整个南武林乃至天下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在镇南王一系势力中更是宛若天神。

    摩罗天子身为摩罗教教主,年纪比姬都大上一辈,修炼的又是更胜嫁衣神功一筹的《六欲魔经》,乃是当之无愧的魔道巨擘,可如此多的优势加身,单打独斗仍然奈何不了姬都,不得已出动镇教神器六魔钩,由此可见姬都的厉害。

    如今姬都中道崩殂,对王府一系来说宛如天塌一般,此后南武林势力格局必然发生变化。王府已经无力在镇压沧云二州,不但毗邻二州的蛮邦会蠢蠢欲动,便是那些往日依附王府的势力,只怕也不会起些别样心思。

    若再有一直提防打压镇南王府的朝廷一方,局势就更加复杂艰险,前途可以说十分晦暗。

    不过姬宜臼并不畏惧,前世今生他从来都不是畏葸不前的人,只要给他时间,他有足够的自信收拾旧河山,再次恢复他姬都在世时的威势。

    不过,今后一段时间,王府是免不了要暂时蛰伏起来,以待天时了。以这具身体的根骨,在加上兵甲武经,只要给他个三五年的时间,他便有信心统合王府旧部,再次屹立于南武林。

    姬宜臼神色淡淡,坐在椅中规划未来。沐芷瑶十分知趣,静静的坐在一边,神色复杂,似乎也在为王府的变故伤感。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