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番外:未曾断绝的过往二十九  烂柯棋缘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以孙氏如今的情况,福缘本就不可能一直传下去,而如今猝然断绝只能说虽被人为设计了,但也不失为是一种天意,老天爷在这件事上没有什么情有可原可言。

    陆山君收住脚步,重新坐了下来,并没有立刻去面摊那边的意思,其实刚刚也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况且他之前说了这次不会帮胡云。

    “就看那小子怎么破局了,师尊,您以为是何人所为?”

    “有些手段,他已经走了,不猜了。”

    计缘与其说懒得猜,其实是光猜没多大意义,对方显然道行不浅,能蒙蔽天机,或许是那个什么弥黄大圣,或许是他计某人的一些老对头,也或许只是巧合。

    老龙想了想,看向陆山君道。

    “计先生的那些个对头,还剩下多少?”

    陆山君冷冷一笑。

    “大半已入我腹中,还有一些实在难寻,亦或者缩得很紧,如今我修身养性,便罢了。”

    ......

    一条大河的拐角处,胡云终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他从稍远处落地,然后纵身一跃踏水而行,以燕子点水的身法纵跃到了一条小船上。

    还没接近小船的时候,已经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来,胡云双脚落到船上,小船轻轻在水面上晃动,荡起一圈圈波纹,正如胡云此刻的内心。

    船上一共有五个人,确切地说是五具尸体,那对老夫妇也赫然在列,他们仰面躺着,身上有几处刀伤,而在船尾处,两个不认识,还有一个手中拿着半截被削断的撑杆,脸色痛苦且茫然地倒在地上,正是那个洪书生。

    胡云脸色极为难看,虽然他们的死和他没什么关系,但说不出的糟心,若是早点和孙一丘他们去文庙,或许就能提前察觉到不对了。

    “请此方河神前来一见。”

    伴随着话音的是胡云的轻轻一跺脚,水面的涟漪不断扩散,随后马上有一道水柱从小船边上的河面升起,从中托举出一个身子佝偻的老婆婆,一脸诧异地看着胡云,反应过来之后赶忙行礼。

    “小神尚陌,见过仙长,不知仙长招小神前来所为何事?”

    胡云蹲下来,帮死不瞑目的书生轻轻合上眼,这书生也是个心善的,虽然挺烦人的,但不该这么死的,做完之后才起身侧面看向河神。

    “你是此方河神,可知道这一船人怎么死的?”

    河婆看看小船后道。

    “回仙长,小神虽是此方水神,但对流域内一切事物并非尽知,除非船上有人祈讼我神号,不过附近水域曾发生过几起水匪劫船之事,想来是他们所为。”

    “水匪?”

    胡云摇了摇头,如果真的这么简单的话,那么早晨在宁安县分别的时候,他就应该看得出三人的气数变化,比如印堂发黑和血光罩顶之类的,可今早他却没察觉到什么。

    “仙长?”

    “没事了,你走吧。”

    “敢问仙长名讳?”

    胡云看了看河婆。

    “只是一介散修,就不留名讳了。”

    正说着,宁安县方向忽然乌云盖顶雷声大作,胡云的心中也是猛然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

    糟糕!

    “请河婆设法报官,这三人的尸首我先带走了。”

    胡云说完一挥袖收走了三具尸体,然后直接御风而起,赶紧飞回了宁安县,他回到宁安县的时候,县中依然在下着雨,只是风雨没有之前那么大。

    胡云匆匆来到了孙氏面摊的位置,这会孙家人已经收摊回去了,他蹲下来看了看一个方位,捡起石板地面缝隙了的一小片残存碎片,正是摔碗落下的位置。

    天上的雨水落下,看似落在胡云身上,却顺着他的衣衫表面滑落。

    胡云死死攥着碗碟碎片,他知道孙家的福缘被破了,更明白那对老夫妇和洪书生的死和这件事也脱不了干系,对方就是以此为局,将他引开,并且在这短短时间内破去孙家的福缘。

    “很好,好得很啊!”

    胡云眼中露出一丝凶光,脸上隐隐有狐面虚影,周围热气升腾,雨水落到胡云身边就已经被蒸发,使得胡云周围仿佛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

    生气归生气,回到居安小阁的时候,胡云还是有点垂头丧气的,看到院内几人全都看向自己,胡云拉耸着脑袋说了一句。

    “先生,山君,我好像搞砸了,没保住先生的那碗面。”

    计缘差点被一口气呛到,调侃一句道。

    “什么叫没保住我那碗面,计某想吃面非得挑着最后一碗是吧?”

    胡云小心地看了一眼陆山君,发现对方似乎也没生气,看着胡云的神色并无什么异常。

    “知道了,不过是日后的孙氏福祉自求多福而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