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番外:未曾断绝的过往三十  烂柯棋缘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两个江湖客这段时间本身也觉得自己可能摊上事了,毕竟之前的状态十分邪门,此刻被一个女子揍了一顿,又听到对方的话,心中十分复杂,但挨了揍反倒微微松了口气。

    武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纯粹的,不会因为出手的人是个年轻靓丽的女子而怎么羞耻,只看武道修为,对方明显已经是天人之境以上。

    这等高手已经武道通玄,既然出手教训两人了,也说明算是来应对一些事情的,那么两个武者反倒不会过于自我惶恐了。

    而当事人胡云揍完人也释放了一些压力,但同时又略有些伤感,毕竟才认识没多久的三个人失去了生命。

    胡云没有惊动居安小阁内的长辈,而是独自来到了牛奎山中,找了块能被月光照到的清静山地,然后一挥袖,将三具尸体放了出来。

    两个老人略显惊恐的神色还留在脸上,而那个有些讨人厌的书生,现在的脸色倒是安详了不少。

    “你们就暂且在此安睡吧。”

    除了没找到的女儿,两个老人在家乡也没什么亲人了,而这个书生只知道家乡遥远,具体在哪也不清楚,胡云就擅自做主,先让他们入土为安了。

    胡云亲自做了三个石棺,将三具尸体入土,两个老人合葬,在葬书生的时候忽然微微一愣。

    “嗯?这尸身怎么会......”

    两个老人的尸身十分正常,有一些惊恐和怨念,有一些魂魄痕迹残留,可是这个洪书生的尸体,在刚刚接触的时候还好,此刻却“干净”得不像话。

    这不是一具新的尸体!

    胡云愣在原地好一会,随后微微睁大眼睛,拳头捏紧,发髻散开长发微微漂浮,一股可怕的妖气和灵力在周围升起。

    良久之后,胡云长长舒出一口气,周身的妖气也渐渐平息下来,轻轻一挥袖,两老人的石棺被埋葬下去,并且还立了一块石碑,而那个书生的尸体则重新被他收回了袖中,随后一步跨出飞离牛奎山。

    无论如何愤怒,这个借尸之人的道行非同小可,胡云也不得不慎重面对。

    孙家世代在宁安县周边生活,招惹到的人也有限,会出现这么厉害的存在专门来破他们的福缘,八成和那位弥黄大圣脱不开关系。

    胡云微微掐算了一下,然后冲向了蕉叶山方向,他要找舍姬好好问问那个弥黄大圣的事情。

    既然对方让他不爽了,胡云也不想那个弥黄大圣太好过,和陆山君接触久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性格也学了几分。

    关键计先生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因为这次的事情让胡云当着最亲近长辈家人的面出大丑了,实在是可恨至极。

    ......

    蕉叶山的那一处峡谷中,舍姬在修行的功室内已经化为了一颗金色光球,一道道金色的玄奥光影构成丝线,密密麻麻地围绕在舍姬周围,近看的话更像是一颗金色大茧。

    在遇上孙一丘,并且在梦中和对方行夫妻之事过后,即便没有真正的肌肤之亲,但舍姬在心中已经把孙一丘当成自己的爱人。

    舍姬向往的美好是如同白娘娘那样同爱人之间那誓死不渝千年不悔的爱情,她虽然选择离开孙一丘,但也不会允许自己再找一个借福之人,即便高先生再怎么苦口婆心地劝解也没用。

    而且连雷部天神都出现过了,舍姬知道自己可能已经逃无可逃了,即便再次逃走,勉强维系一段时间安全也是无用,反而是在这个已经被雷劫轰击过后的蕉叶山中,或许还能有几年“灯下黑”的安稳。

    既然如此,所以舍姬打算彻底释放自己还并没有完全熟悉的玄奥至宝残片,不惜代价提升自己,不再逃避劫数,是死是活都要拼一把了。

    这些金色的丝线全都从舍姬的体表各处浮现出来,她的身体都呈现一种半透明的状态,一片金色的物质隐约出现在她体内,正是光芒的源头,上面满是玄奥的符号和印记。

    舍姬体内的这一片光明显和肉体处在不同空间,在这种半透明的状态下看不到器官和骨骼,不断有玄奥的文字从金色物质上飞出来。

    峡谷中,高先生和龚翁都叹了口气。

    “哎,舍娘娘心意已决,高某是劝不住了。”

    “高先生也不用多想了,舍娘娘本身天赋异禀,或许这样也能冲破桎梏,只是危险了一些。不过神物究竟是什么?”

    龚翁早听说舍姬身上有大秘密,灾劫也是因此而起,却不知道细节,如今算是隐约感受到一些了。

    高先生有些高深莫测地说道。

    “此物乃舍娘娘当年无意中所得,是某个上古至宝残篇,蕴含天机妙理,更是有大秘密隐藏其中,此宝玄妙非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