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 一指禅和口角  往往来来又半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就被电视剧吸引了,放过了一点也不好玩如同木偶人的弟弟,全身心的投入到海灯法师的人生传奇之中。

    章晋阳暗中松了口气,他对这个时期的电视剧不感兴趣,或者说他在什么时候对电视都不那么感兴趣,他觉得电视限制了人的想象力,人会越看越傻,喜欢的是书和广播这种能让人放飞思绪的东西。

    趁姐姐不注意,他悄悄的溜进了卫生间,竖起耳朵偷听隔壁厨房爸爸妈妈的谈话。

    他们现在住的是爸爸工厂为那些外地调职过来的中高层干部专盖的家属楼,五层楼三个单元,从二楼才有住家,一层三户都是两室一厅,章家在四楼,选的南北通透的西厢房。

    在这个时代南北通透可不是房子的优点,人们都爱要双向阳的房子,求个阳光好屋里明亮,而且从传统的角度讲,这样的房子叫“正房”,那种在东西侧开门进屋南北通透一屋阴一屋阳的屋子叫厢房,不受待见。

    章晋阳的房子本来也是双向阳的,不过厂高官的司机偷偷的送了礼,等钥匙分下来的时候房子就被换了——那个司机就是积极送姜珂琳回家的刘叔。

    因为这个事儿两家闹的不痛快,不过刘叔每次见面都点头哈腰的把姿态摆得很低,哪怕对着普通职工的唐初柳也是一样,家里有什么事他也是第一个就上来帮忙,慢慢的也就没有人再拿这事说什么了。

    他现在五年级,这房子应该才住了两三年,和刘叔的关系还没有缓和的那么好,也难怪一路上妈妈都没和刘叔说什么,到家了连句谢谢都没有。

    章爸虽然说骑着自行车,但是因为是先走,所以和他们是差不多一起到的家,要不然郭敬东也不会在门口就看见章爸手里的鱼流口水。

    把还在安排到大屋(就是面南的那件阳光屋)看电视,夫妻两个在厨房收拾鱼准备做晚饭,两个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女儿摔断了腿才出院,儿子摔到了头又到医院走了一遭,唐初柳心里有点犯嘀咕,难免就要和丈夫念叨念叨:

    “最近咱家是不是冲着什么了?怎么这么不顺,也不知道镇子上有没有庙什么的,应该去拜拜。”

    章宏化虽然心不顺,但是却对老婆这种封建迷信的话嗤之以鼻:

    “净胡扯,你能冲着什么?你们这帮老娘们儿上下班一走乌泱泱的一个连一个连的,怎么就宠着你没冲着别人呢?还党员呢,科学还讲不讲?

    咱家这两个玩应儿那一个都不淘气?上房揭瓦都是轻的,还不都是你在乡下惯的……”

    这话如同火上浇油,唐初柳顿时就变了脸色:“你还怨着我了?儿子一断奶你就一竿子挠到会江来当大爷,把我们娘三个人在那山旮旯里挣命有理了是吧?

    我不要上班不要挣钱养家吗?没工资要饭去吗?不把孩子撒出去怎么办?跟我一起去实验室里拿药剂泡着?难不成找个野汉子替你养着?”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